Interview – Mr.樂隊

29 Dec, 2015 By jonwong@email.scmedia.com.hk

出碟行Tour是很多樂隊夢寐以求的事情,Mr.樂隊最近就在國內行了一個緊密的Rock tour,我們見狀,找來樂隊主音Alan(布志綸)告訴我們,在大陸行Tour是怎樣做的!

J=Jon

A=Alan

 

J:「出碟 + 行Tour」這是外國樂隊很多時都會做的模式,不過其他外國樂隊可能一行Tour就行一整年,是否香港的環境令到走Tour這件事變得困難?19區全港行Tour的可能性Ok嗎?

A:其實外國的Band是常常做Tour的,香港因為地方所限,其實我們樂隊在未入行的時候就已經行勻19區的了,海濱公園呀,維園呀,不同的商場等等我們都已經唱過的了。香港這彈丸之地,實在很難做到一個Tour出來。今次我們去了國內很多我們未曾去過的地方,例如夏門、杭州、蘇州、武漢、南京、北京、重慶等地方,所以感覺很不同。

 

J:去這麼多自己未去過的地方,怎樣安排行程?

A:我們每去一個地方都要乘很多個小時的高鐵,大大話話都要6-8個小時一程,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人帶隊。這個人是一個專幫樂隊搞去內地的酒吧或Live house演出的經紀人,他的名字叫做「胡椒」,是一個很有經驗帶樂隊巡迴演唱的專家,不過他的工作是蠻吃力的,除了要照顧整隊樂隊,還要幫所有工作人員,和幫忙拿東西等。今次是由他帶領,走一個Indi模式的樂隊Tour。當然,規模方面跟陳奕迅的大型演唱會Tour是沒得比,我們的演出頂多都是500-600人一場。

 

 

J:中國大陸是不是香港樂隊行Tour最直接的地方?

A:這是肯定的,因為在內地有很多Live house,他們在藝術和音樂方面發展得很快,內地也有很多很厲害的Band存在。

 

J:為甚麼會揀那些城市做Tour?北京和其他城市都多人聽香港Band嗎?

A:我想每個玩樂隊的人,他們的願望都是能夠行Tour,我們香港人最近能夠做到這件事的話,一定是在內地發生。很多人都會以為國內的人不會聽廣東歌,但我們在今次走過Tour之後,就發現觀眾們是想聽我們唱廣東歌的。

 

 

J:一班大男孩出Tour是否很麻甩?有無甚麼趣事?

A:也不能說是很麻甩,這樣說吧,大家都很清楚要抓緊時間休息,亦很清楚甚麼時候可以玩。其實我們今次的Tour行程實在很密,我們在一個城市唱完,只能睡幾個小時,就要趕乘高鐵到下一站,到達後先做Sound test,再做Show,因為我們連續走9場的關係,整個十日行程真是排得密密麻麻,我自己就沒怎樣去玩了,因為我每次做完表演之後一定要休息養聲,而且在唱完第4日的演出後就生病了,還好那時剛剛有一天能夠休息一下去看醫生,然後再連續唱5場,所以我就沒有怎樣好玩了。我們隊員們都要爭取時間休息,生活很檢點,最好笑的事情不是發生在我們身上,而是在Roadie(幫忙巡迴演唱的工作人員)身上,他們工作後有去飲醉酒,和結識國內女生啦。

 

 


 

J:所以我一直都話,識得做,一定做Roadie,他們好著數的,哈哈!對了,你們樂隊隊員5個都各有特色,走Tour的時候有無留意誰最多人叫名舉牌?

A:其實無話哪個隊員最多人舉牌,大家都有的,最多的牌反而是樂隊名「Mr. 」的牌。而說實在,最熟悉我們Mr. 樂隊,一定是廣東省的樂迷,廣州站一定是最多人,北京和南京也有一些原本住在南方,北上讀書的廣州人,他們亦會帶同的北方的朋友來看演唱會。

 

J:你們都開始結婚生仔了,有沒有令到「妹妹Fans」的數量開始減少?

A:都應該有小小影響的,怎樣說也好,是結了婚嘛,所以Fans就去了未結婚的那些隊員身上啦,哈哈!我自己倒沒甚麼所謂,因為我主要是玩音樂,不一定要有妹妹Fans,不過我發覺我們出了碟,行完這個Tour之後,多了很多男歌迷,尤其是在廣東省。

 

J:新碟的歌曲國內歌迷們受落嗎?這隻碟你們有甚麼Message想帶出?

A:他們是蠻受落的,國內的歌迷們都喜歡《邊城》這隻歌。女性的歌迷會比較喜歡《愛你》。另外其他剛新出還未派台的歌,例如《現實遊戲》、《一句》等,國內的歌迷們都懂得唱,這讓我很驚訝。因為今次這隻新碟「現實遊戲」中,所帶出的訊息都是比較成熟一點。就好像碟名一樣,這個世界是很殘酷的,我們樂隊出道已經7年了,經歷過高低,明白到有時候,事情並不能控制在自己手上。其他人要話你,你也沒辦法,所以今次這隻碟的訊息是不要將不開心的事情看得太重要,應當成遊戲一般去玩,要是不喜歡的話就入錢再玩過,不要將不快的事影響到你玩遊戲的心情,因為我覺得做音樂,有一樣很重要的,是你要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不能時常都「哀」。今次這隻碟是比較黑暗的,因為之前去了台灣,另外參演了一個演出又被人說我們維穩,我們是原全沒有這個想法,只是覺得可以出Show是一件好事,公司跟人家簽了合約,沒辦法推卻,這跟政治無關,但卻被扯上了,所以那時候是有點不開心的,那時所寫的歌,感覺也比較無奈。

 

J:國內歌迷和傳媒的反應怎樣?他們都喜歡哪些歌?

A:他們也很喜歡我們,我們的演出能給大家氣氛。我估不到的,是當我們唱一些歌,如《森林》、《想太多》、《邊城》等,他們的反應好得很,很有氣氛,大家一起大合唱,我估傳媒們會驚訝為甚麼一隊香港樂隊,在國內也有這麼多人認識。其實我們今次沒做太多宣傳,也是第一次走Tour,現場內,《森林》是一隻我們「無得唔唱」的歌,唔唱的話,一定走唔到。我想這是因為我們的歌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J:現場的交流方面,國內歌迷跟香港的有不一樣嗎?

A:我覺得近幾年香港的風氣比較忿怒了一點,大家都多了思考,也複雜了,所以近幾次我們在香港做Show,氣氛不是不好,大家卻是內斂了;至於國內的歌迷,他們的需要很直接,他們要開心,要大合唱,就算一隻不太開心的歌,他們都會一起唱出來,比較熱情一點。香港的歌迷跟我們一起長大,他們由讀大學到現在出來工作,可能社會沒給太多機會年輕人,大家都有點失落,所以不是這樣容易去雀躍起來,這情況是我近幾年所察覺到的。

 

J:好像有很多感觸吧?

A:今日我們是在6月10號作這個訪問,剛好是家駒的生日,也是我們Mr. 正式在記者會宣佈正式出道的同一日。已經七年了,在這七年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今次做Tour和出碟,見證住我們自己和香港的成長。以我自己來說,我寫歌是隨住我的喜怒哀樂來寫,「現實遊戲」這隻碟入面的歌曲是比較灰一點,無可否認我這兩年都不是太開心,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有種落寞無耐的心情,我很希望我之後寫的歌會勉勵返自己,就正如我們香港人在現階段,有很多不能改變的事情,但不要覺得絕望,應給自己更多信心,為自己作好準備。所以我現在所寫的都是一些勉勵歌曲,希望在下一隻大碟能夠給到人一種新的感覺,讓大家失落完之後可以再站起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