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 譚耀文

5 Jan, 2016 By jonwong@email.scmedia.com.hk

闊別香港螢幕多年的譚耀文,最近再度在香港影壇活躍起來,大大話話,譚耀文憑《野獸刑警》的「㩒釘華」一角奪得金像獎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正所謂「十年人事幾番身」,十多年後,他回到香港發展電影,拍了一套小成本製作,就憑一個中年怕醜老師角色在國際性的電影節中拿到影帝殊榮,時來運到,一回來就當了影帝,世事怎能預料?

text & styling JON WONG

photo MYRA LAM

wardrobe HUGO BOSS, HARMONT & BLAINE, 7 FOR ALL MANKIND, LLOYD

makeup ALFRED TSANG@A.P.O TEAM

hair OSCAR NGAN@II HAIR & NAIL

venue HOTEL SAV

 

一直以來都覺得譚耀文是一個不錯的藝人,外形俊朗,能歌善舞,先在樂壇贏了新秀冠軍出道,成為梅艷芳極少數的入室弟子,轉戰影圈,電視劇和電影兩棲,亦拿了個香港電影金像獎,他在國內發展了一段日子後最近回港,即憑本土製作在海外奪獎凱旋而歸,這種長做長有兼且不時有機會再闖事業高蜂的機遇,實在不是每個藝人也能遇到的好運。今天遇到阿譚,發覺他正在人生盛放得燦爛之時,保養得宜的他,除了是個實力派藝人,在星途上他是一個極佳的「長途跑手」,娛樂圈這一行,老實說,最重要的是像他一樣,經得起時間磨練,和能夠在時來運到的時候把握到眼前機會。

 

 

J = JmenPlus

P=Patrick譚耀文

 

J:現在人人都想北上國內發展,為甚麼你在國內站穩住卻了,卻回香港發展?

P:回香港主要是想拍多些電影,之前參與了幾部香港電影作熱身,覺得很不錯,而回到香港連續拍的幾部都是真正的香港電影,而不是合拍片,例如《衝鋒車》等。我是蠻「餓」港產片的,因為合拍片只題材上有其限制性,我想在演技方面要過到戲癮的,都要是從有香港本土色彩的港產片中得到。

 

J:你為甚麼接拍這套小本經營,完全不是大片格局,又沒有大陸市場的《我們停戰吧》?

P:接演這部戲的理由是,首先我覺得這個角色寫得好。只要角色好,電影上不上到戲院,能否發行這回事,未必是我作為演員要去考慮的因素。我看得出劇本是有誠意的。負責劇本的林熹瞳本身是演藝學院畢業的編劇,我看得出幕後是一群很有誠意去創作的班底,就算怎樣都好,也是一項誠意,更何況看完劇本之後,覺得很好很吸引,每個角色也很有發揮。第一我未當過老師,我想說服到觀眾之餘也可給他們新鮮感。第二這個角色不是一個反派,即使我在國內拍劇多演正派角色,怎樣賺人熱淚的角色我都拍過,但我在香港的電影上是多拍反派角色的,想給香港觀眾知道我能演這類角色。要演這個角色是蠻具技巧的,我在摸索這個角色的時候也花了不少心機。

 

J:在戲中提及到師生戀的情況,拍攝的時候會有心理關口嗎?

P:我的角色是跟一對母女有兩代重疊的感情關係,是兩段故事。拍攝的時候是需要在心理層面上作準備,我的角色設定為很少跟異性溝通,即使正在教書時見到女學生靚一點他也會怕醜,我覺得這種角色即使在現實社會中也是少有的。他的性格一定是很純真,對愛情是抱有一個很有希望的態度,另一方面又很壓抑著自己這麼多年不敢將情感爆發出來,我覺得這是角色能夠加分的地方。在拍攝的時候我會不斷地找回以前的回憶,Puppy love的時候是甚麼情況,去幫助入戲。

 

 

J:在美國的電影節獲得最佳男主角的獎項,對現在的你來說有甚麼特別的意義?

P:它給我的第一個感覺,重點不是在我自己身上,我覺得是別人很尊重我們對電影所做的事情,每年,單是我們香港電影,也有很多套是會參展,例如《衝鋒車》、《踏血尋梅》等,這些我有參與過的電影也有參展,它們的質素也相當高。大會看過所有電影之後揀了這部戲,代表著它有其優點和優勢。之後才是對自己的喜悅,獲得獎項對我來說也是一種驚喜。

 

 

J:差不多一回來香港發展電影就已經獲獎,你在之後在香港的電影界有甚麼目標想達成?

P:我覺得這是人生的一個過程,不會將這看得太重,太去緊張。我覺得每一天都會有新的挑戰,不會因為拿了獎而飄飄然,也不會去想因為得到這個獎,之後會得到甚麼其他的東西。清楚電影的人都會知道每部電影都有其誕生的理由,亦有很多不能觸摸的事在內,自己能掌握得到的就只有自己的演技,所以自己要不斷提升,不要因為得到最佳男主角的獎項而自己去特別要求下一部戲要些甚麼。我對電影的看法是,一部有誠意的電影,每一個各色都很重要,對我而言,能演得好看的角色我都會接。

 

J:近來練得很大隻,為甚麼呢?

P:其實我一開始是想減肥,去做Gym,但覺得做極也不能減盡脂肪,所以就開始減食了,在減食的過程中,我學到健康和線條美的重要性不一定要練得大隻。我本身也喜歡拍動作片多些,身形好的話給人選擇拍動作戲的機會也多些,所以就操Fit自己了。當然,有型一點的話可以做多點角色,自信心也大一點,但不一定要脫的(笑)。我身形好了一點之後自己也買少了衣服,因為簡簡單單一件T-Shirt也會有滿足感。

 

J:「㩒釘華」這一角色不知不覺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這次再次回來你想給觀眾一個怎樣的譚耀文?

P:我想觀眾這麼多年來都已經知道譚耀文是個怎樣的演員,真的要說的話,就是想走一個實力派,識做戲的型男路線,做甚麼角色就似甚麼角色。

J:你給香港觀眾的印象是做現代人、江湖人士兼「壞壞地」的角色,在國內則P:當古裝片的正派角色居多,會不會想掉轉一下,在國內演一些壞壞地的角色,在香港做大俠?

不會了,因為我不覺得香港人會喜歡看古裝,好像當我們在做《衝鋒車》的謝票是,就見到觀眾很渴望看多些香港的現代電影。我回來香港也是因為想拍多些現代電影。

 

J:那會得閒返大陸再拍些古裝嗎?

P:要看角色吧,首選是當一個真實的經典人物或小說人物,例如項羽或劉備等,因為做這些角色當做到他們的精神出來的話,會很過癮。

 

 

J:很多人歌手出身,演戲後,歌手的身份卻被遺忘,偶爾出來唱一下反而平地一聲雷,成為熱話,你會否想重回樂壇?

P:我是想的,不過我想公司會幫我安排吧。你叫我隨時唱隨時跳,我也沒問題,因為在國內也有不少演出,我會當這些演出好像演唱會般落力去唱,每次上台唱歌也會有備而戰,就好像以往跟梅姐的狀態。回樂壇唱歌這方面就隨緣吧,因為這些事是不能勉強的。

 

 

J:其實除了流行曲之外,你的《聖鬥士星矢》,《彊屍奇鴨》,《童年》等這幾隻兒歌也屬經典兒歌,現在有了小孩子,會唱給他們聽嗎?有培育他們音樂這方面嗎?

P:在音樂方面跟孩子的切入點當然是從《Jingle Bells》開始吧,到現在就有些例如《Hero》等也有跟孩子們一起唱,甚至電視新聞播放Whitney Houston死訊的時候,在孩子的好奇心下我也會讓孩子聽她的金曲,然後再帶出其他舊歌,例如披頭四的《Imagine》等等,先向孩子灌輸這些經典英文金曲,讓他先打好底,起碼能夠對音樂作分類,知道不同時候要聽甚麼的歌,有時我們坐上車子後就會讓孩子「打歌」,下雨的時候就打些開心點的歌曲。

 

 

J:你也花很多時間在家庭上吧?有了孩子是否你回來香港發展電影的原因?

P:這會是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我也只是一個正常人,我也會想,孩子們都是在香港長大,他們也會想在香港的電視或戲院中看到爸爸的演出。他們知道我在內地有很多工作,但香港就很少,所以這對我回港發展是一個動力來的。本來我還想拍電視劇,讓他們能晚晚也看到我的演出!

 

J:想拍些怎樣的電視劇角色?

P:會想拍些好像「Laughing哥」呀,或者好像之前的《爭分奪秒》那樣,比較男性化一點的題材。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