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揸過的四門房車

8 Aug, 2017 By vincentcheung@scmedia.com.hk




曾經是主流車型的傳統三箱式四門房車,在現今歐洲 SUV 與日本 MPV 等新興車型大行其道的世代,市場佔有率明顯萎縮,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前。其實四門房車無論從美學角度、整體平衡性、車廂寧靜度及車架的紮實度等方面去考量,都有其可取之處。所以我們覺得,四門房車是不會因為銷量減少而走向沒路的,各車廠仍會繼續生產,尤其是豪華汽車的領域。四門房車曾經是不少車廠重點發展的車型,回顧過去,在云云的四門房車型號中,必定有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今期我們就選出心目中最難忘的四門房車型號與大家分享一下。

Max 之選 — 第一款四門 Civic

汽車的形態一直在變,由最初的馬車造型,演變到今天的 SUV 或 MPV 類,經歷了百多年的歷史,見證了人類應用汽車的方式。先不論今時今日的汽車流行哪種類型,但近百年的時光裡,可以說三廂式四門房車就是一個相當平衡的結構,提供一種近乎完美的標準典範。雖然每個人的成長經歷都未必一樣,但年代相近的汽車生活總離不開那幾款經典車型,如我小時候所認識的 Civic、Corolla、Camry 及 Accord 等,都是流行一時的大熱之選。我自己擁有的第一款汽車,就是第二代 Civic,那時的車款還是方方正正的,是 Civic 第一次推出四門三廂式車型,車款基本上是由 1980 年推出較高級的車型 Ballade 演變過來,兩者極之相似。由於 Civic 最初只有三門車款,到第二代才推出四門型號,所以當年也相當受歡迎,一般用家會視四門房車為較高級型號,外形亦較為大方得體。

那時的 Civic 已經設有原廠冷氣及 5 前速手波,還有高級絲絨座椅,設備算是不俗了。這一代的 Civic 基本上都已經相當耐用可靠,1.5 公升 CVCC 引擎設有每汽缸 3 活瓣,最大輸出有 68ps,當時來說絕對是夠氣夠力了。我還記得,這款 Civic 在大部份情況下都算是相當靈活易駕,只是車速偏快的話,很容易就會產生轉向不足,而且當時所用的輪胎亦是相當低級的便宜貨色,所以經常都推頭失控,但卻為我提供了更多學習「救車」的機會。

Alex 之選 — Mitsubishi Galant VR-4

八十年代,還是一個初中生的我開始接觸車書,那時候最喜歡追看的賽車報導不是 F1,而是 WRC。人家都說,F1 是賽車世界的最高領域,是車廠最尖端技術的比鬥,然而,真正量產車製造技術的戰鬥舞台,就只有 WRC。這項賽事,一直以來都是歐洲車廠的天下,80 年代是日本泡沫經濟急速發展的時代,同時也是日本靠電子科技衝擊世界的年頭,不少日本車廠都銳意在賽車舞台上大幹一番,希望將歐洲跑車擊倒。

一直推崇 Rally 賽事的三菱汽車,為了挑戰 WRC A 組賽事,於 1987 年推出了以第六代 Galant 為基礎的量產「戰車」Galant VR-4 (E38A/E39A)。廠方為 VR-4 開發了一系列 “ACTIVE FOUR” 設備:包括 4WD+4WS+4IS (四輪獨立懸掛) +4ABS 等多項高科技。新戰車於 1988 年賽季正式取代 Starion Turbo 參與 WRC,首季製造商成績排 14 位。至翌年的芬蘭千島湖站,Galant VR-4 終於打破 Lancia Delta Integrale 的壟斷局面,取得首場分站冠軍。

Galant VR-4 配備的 4G63 型 2.0 公升 Turbocharged 引擎,輸出最大馬力 205PS(Net)/6,000rpm、30.0kgm/3,000rpm 最高扭力,是當年史上最強的直列四汽缸引擎,也是日本泡沫經濟年代最厲害的四門轎車,她的出現開創了日本大馬力四驅車的潮流,是「名流清史」一代裊雄。兩年後富士 Legacy Turbo AWD 推出,逐引發後來出現,三菱 Lancer Evo. VS 富士 Imprza WRX 的戰國時代。直至 1992 年停產為止,Galant VR-4 共推出過三個馬力版本:元袓 210PS;89 年 facelifted 版220PS;1990 年 10 月再升至 240PS。

呢部四門辣車,係當年真係超級快,推到 0.9bar、換套硬避震,跑大清無邊幾架車可以埋到身! 引擎 Turbo-lag 嚴重,但 Turbo 一來時,連 1.5 噸車重都似輕如無物;4WD+4WS 入彎又 sharp 又靈活,而且十分快、狠、準! 缺點係一貫三菱風格,風油軚十分輕巧又無軚感,扭幾多入彎完全斷估,愈開得快愈唔真實,似打機多過開真車! 曾經好想買一台滿足一下「童年夢想」,不過某著名改裝車房老闆同我講:「VR-4? 咪坃啦! 整死你呀!」一句說話把我 K.O. 了。

 

Benny 之選 — 以 Slalom 聯誼的凌志 IS

在汽車界有一種稱為 Slalom 的駕駛遊戲,以塑膠「雪糕筒」砌成的賽道,特色是不會太高速,駕駛者只需以 1 至 2 波「高速」繞過「雪糕筒」障礙物前進,故又稱為繞障測試,車廠發布新車或輪胎廠讓傳媒測試新產品時,偶然會玩玩這個遊戲,通常以計時賽形式進行,以考驗人與車的身手,由於 Slalom 賽道不乏連續作左右轉向的 S 彎及髮夾彎,對車輛操控的基本功考驗極大,如新車的操控性能一般,有關方面都不會自暴其短而胡亂以這個遊戲與傳媒聯誼。

第一代凌志 IS 於 1999 年引進香港時,代理便在已停用的啓德機場停機坪搞了一個 Slalom 計時賽,讓一眾汽車傳媒見識 IS200 的操控性,後來,IS300 於 2001 年到港,代理決定「添食」,在金鐘添馬艦的空地搞了第二回合的 IS Slalom 計時賽,當時除請來 IS 的日本總工程師來港獻技外,代理亦請了本港賽車名將關兆昌先生落場表演,兩大高手將 IS300 強勁的性能發揮得淋漓盡致,甩住尾繞過「雪糕筒」的情景至今未忘。

這款以寶馬 3 系為假想敵的入門級凌志,憑著超卓的 Slalom 操控性而成功改變了我對凌志房車只講寧靜舒適的印象,此外,第一代 IS 以 Chronograph 運動型計時腕錶為設計概念的錶板亦充滿話題性,要數最美的傳統汽車錶板設計,第一代 IS 仍是我的首選。可是,第一代 IS 之後,我已找不到同樣精彩的豐田或凌志房車,當代的汽車市場推廣策略,也對新車的操控性能全不重視,只管想盡辦法促銷而不用心機宣揚駕駛文化,難怪來自矽谷的電氣化房車亦可大行其道!

Eric 之選 — 第三代本田雅廓

經典或令筆者難忘的四門房車其實不少,例如平治 E190、凌志 IS 系列或寶馬 3 系 E36 等,都是我執筆寫這個欄目時第一時間想到的型號。不過這些好似普通了一點,我再花了點時間想……呀! 無錯,最令我難忘的四門房車一定要揀這部──第三代本田雅廓 (日本版稱為 Vigor)。

我接觸此車的年份是 1989 年,這年我剛往台灣唸大學,當時在台灣工作的哥哥就擁有此車。當時我沒有車牌,未有試駕的機會,但僅是它的外形及乘坐感足以令我畢生難忘。

我說它的外形令我難忘,是因為在台灣發售的雅廓是從美國引入的美國版,美國版與香港發售的港版最大分別是頭燈,美版配備了移植自跑車,開燈時才會升起,稱為「跳燈」的運動化頭燈設計。我當時覺得,跑車才會有跳燈,雅廓配備了這設計,單看車頭,根本就是一輛跑車吧! 晚上要開車頭燈時,看著兩盞燈升起,實在有型,白天不用頭燈照明,將頭燈收到頭冚之下,又能營造扁平的跑車化車頭形態,這樣的設計實在很聰明。

除了車頭,其實此車的車側及車尾設計,在四門房車來說,都十分流線形,與當年市場有售的同級四門房車相比,它動感的形象真一時無倆。當年我住在學校宿舍,假日會出台北市找哥哥吃飯,吃完飯他車我回學校,坐在此車之上,除了車廂寬敞舒適之外,覺得轉彎時車身異常的穩定。

我當年仍在唸書未有車牌,對汽車方面的知識不多,只知道此車外形好看又舒適好坐,至於它的機械及懸掛設計等都一無所知。現在擔任汽車傳媒,翻查此車的資料就知道此車來頭不小,不但取得日本本地「Car of the Year」 獎項,更是美國「10 Best Car」的得主。它由研發至面世的階段,正是本田活躍於一級方程式賽事的年代,不少賽車方面的技術都引入此車之上。所以此車由動傳組合至底盤及懸掛設計等,都擁有相當高的技術水平及滲入了賽車科技,配備 DOHC 雙凸輪軸 16 活瓣引擎、四輪獨立雙搖臂懸掛系統、四輪碟煞,配合先進之三迴路數位控制 ABS 等,就是最好的例子。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