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斯萊斯Boat Tail 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的極致呈現

31 May, 2021 By mickeyloi@scmedia.com.hk

勞斯萊斯Boat Tail可謂顛覆了傳統汽車的概念,為汽車創造了新定義。Boat Tail的意義,遠遠超脫於一般交通工具,它本身已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堪稱意義非凡的藝術品。勞斯萊斯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服務,突破現有車身的桎梏,為委託定製的客戶提供更自由的表達方式,共同想像出全新概念。通過對Boat Tail的創作,Rolls Royce將這個目標完美實現。勞斯萊斯為這款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車型製造出三輛無與倫比的汽車。它們雖然擁有類似的獨特車身輪廓,但每輛也獨一無二,無不彰顯出客戶各自的非凡個性魅力,且講述著專屬無二的故事。作為奢華典範,每一款勞斯萊斯汽車都被賦予了獨特意義。每部勞斯萊斯汽車就像一張畫布,讓客戶可以將個人品味和追求盡情展露其上,力足傳承後世。勞斯萊斯Bespoke高級定製部門,將不同客人的個性展現,並優雅地詮釋「世界上最佳汽車」的美譽。勞斯萊斯Bespoke高級定製設計得到了越來越多客人的青睞與選擇。他們希望勞斯萊斯汽車的氣質,能夠非凡地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隨著勞斯萊斯與客人的關係日益密切,勞斯萊斯汽車之家的設計師、工程師和工匠,已能掌握到不同客人的生活品味。隨著彼此了解增加,客人紛紛提出了更多要求,其範疇甚至已經超出了Bespoke高級定製的工作框架。為了對客人的要求作回應,廠方也決定追溯品牌的歷史根源,在公司內部設立一支特別工作團隊,那就是勞斯萊斯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部門。

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部門可說是Bespoke高級定製部門的進階發展,為一班渴望突破原有局限的客人,以真實的定製型號,凝聚出勞斯萊斯與定製客人之間對頂級奢華、前瞻設計和文化底蘊的共同探索力量。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部門的出現,不僅製造出意義深遠的傳奇之作,更以前瞻設計開創出新時代,其深遠影響早已超越了交通工具的範疇。長久以來,勞斯萊斯車身定製部門掌握的精湛技術,於汽車業界也是無出其右。 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客戶所期望的,是極具顛覆性的卓越之作,更是永恆深遠的曠世極品。因此,勞斯萊斯需要對兩方面進行深入洞察。首先是詳細的客戶背景——他們的生活空間、慶祝方式、親朋好友,以及生命中的美好時刻。另一方面,則是車身定製車型完成後所處的宏大文化背景。正因如此,勞斯萊斯須要對客人生活中的微細文化差異、建築風格、衣著潮流、色調偏好、藝術品味,甚至是待客方式等因素進行深入探究。

2017年,勞斯萊斯Sweptail的出現,為當代車身定製工作揭開序幕,亦是最為尖端的當代車身定製設計。車輛同時向世人展示了奢侈品與汽車相凝結的全新姿態,更以其手工打造的特性開拓出嶄新領域,所以在推出後,旋即被譽為歷史上最出色的頂級長途旅行座駕之一,它代表著汽車設計細節上的無限可能,更確立了勞斯萊斯一直積極與客人維持緊密聯繫的傳統。Sweptail為過去與將來畫下了分水線,矚目程度更是無遠弗屆:收藏家、藝術贊助人、一眾潛在客戶,紛紛主動聯絡勞斯萊斯,了解能否同樣跟勞斯萊斯合作完成獨特的定製傑作。鑒於客人的強烈反響,廠方也決定將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發展成恆常運作的特別部門。成立之後,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部門迎來了三位重要客人,他們全都對當代航海工具設計有著濃厚興趣。J-Class遊艇,因其純粹的造型設計,以及其高超的製作工藝而成為同類產品的靈感來源。這種由客戶主導、且極具創意的表達形式,與勞斯萊斯設計團隊長久以來的願景不謀而合,Boat Tail的破格造型,將遊艇尾部與勞斯萊斯底盤相結合,是當代車身設計手法的嶄新詮釋,當勞斯萊斯廠方向三位專屬車身定製客人提出此設計方向時,即時獲得他們認同,並道出期望:「將一些前所未見的新鮮事帶給Rolls Royce吧。」

勞斯萊斯Coachbuild專屬車身定製所需的手工藝造詣,為車身設計開拓出新領域,並帶來無限可能。在設計方案確認後,廠方首先按照車輛的車身體積製作出1:1泥模,讓工匠對車身表面作手工打磨。整個過程中,客人會獲邀參與討論各項細節,並對設計方向提出建議。勞斯萊斯尖端工程技術與車身定製藝術的實踐相融合,也為這款專屬車身定製車型帶來了創作空間,透過數碼科技為車身泥模作再最終調整後,工作人員便會按車身形態,以人手製作出鋁金屬板模。秉承著傳統手工技術,Boat Tail的車身雛形以鋁金屬製造,其表面線條細緻而流麗,單以現代化機器亦無法將之完美地呈現出來,必需靠人手協助完成。這方法跟製造遊艇相類,重點是讓作品不留痕跡地被賦予靈魂。如此的全人手精雕細琢,每個製作階段也不能受時間規限。過程中,偌大的金屬片會慢慢被打練成Boat Tail雕塑般的車身,每個位置的線條,也不會被罅縫終斷和隔阻,車身表面仿若渾然一體地無限延伸。

今天發佈的第一輛勞斯萊斯Boat Tail,滙集了超乎想象的創意與卓越的駕乘體驗於一身。車主乃是一對在全球享負盛名的夫婦,他們熟知勞斯萊斯定製服務,並具有汽車鑒賞家的判斷能力。勞斯萊斯專屬車身定製配色與材質設計師Sina Maria Eggl將他們對奢華的追求描述為「一種專屬的藝術」。他們主張明確的享樂之道,並渴望以精妙作品的創造,作為自身對過往辛勤工作和成功的一份回報,他們的勞斯萊斯Boat Tail是快樂的象徵,是一部承載著他們與家人歡渡時光的汽車。基於長期的合作關係,該客人與勞斯萊斯設計師共同開展智趣盎然的設計之旅。在他們的私人車庫中,早已收藏著一部經全面修復的1932年勞斯萊斯Boat Tail,在接收到剛完成的現代Boat Tail後,他們的歡慶情緒,肯定會進一步延續。

Boat Tail呈現出勞斯萊斯專屬定製型號的全新美學概念,在頂尖工藝水平與充滿駕駛樂趣的多元功能之間更取得完美平衡。新車不僅講述了勞斯萊斯的浪漫歷史,更凸顯出Boat Tail的專屬設計,將充滿歷史感的車身造型與極具現代感的設計理念相互融合。Boat Tail的錐形車尾收束線條在塑造現代感的同時,也彰顯了該定製客人的性格與個性。新車長度接近5.8米,極具霸氣的車身比例與流暢的車身表面營造出輕鬆優雅之態。車頭以經修飾的巴特農神殿式進氣格柵和頭燈組為重心,進氣格柵與車頭融為一體而不是獨立的裝嵌部件,如此設計手法,只會在Coachbuild專屬的車身定製型號上出現。Boat Tail的線條,有著強烈的航海工具設計特性,由Boat Tail車側一直延伸至車尾,散發著強烈的現代感。帶弧度的車頭擋風玻璃,與微微後傾的A柱完美配合,產生一種往前行的動態,儼如剛啟航的船艇。車身兩側採用漸進式結構設計,營造出極為輕盈的效果。從正後方看,Boat Tail的車尾線條有著一份柔和的剛強,寬闊的橫置式尾燈,顛覆了勞斯萊斯固有的垂直尾燈設計,與車頭一樣滲透出橫向風格,產生強烈的視覺效果。Boat Tail的尾部,明顯是向航海主題作致敬。車尾大面積地起用木材,不僅延續了舊有勞斯萊斯Boat Tail的木質車身設計,更是以現代語言去詮釋經典,連向來只會在車廂出現的灰黑色開孔Caleidolengo飾板,這次也巧妙地用於車身外觀上。Boat Tail車頂別出心裁地採用固定篷頂,這明顯受汽艇結構設計影響。除此以外,弧形車頂輪廓線在車尾處落下,頗似結構精美的高聳飛拱建築設計。當然,為防在敞篷時突然遇到惡劣天氣,車頂還配備了保護罩以備不時之需。

 

勞斯萊斯Boat Tail內飾整體採用了客戶最愛的色調——飽滿豐富的藍色。藍色塗漆中融入了金屬和水晶碎片,不僅再次與航海主題互相呼應,更盡顯出一份低調奢華。為確保外飾塗漆順滑無瑕,在塗漆乾透前,工匠會以人手對車身表面進行觸感檢查,確保車身表面達致完全柔滑效果。Boat Tail的車輪起用了亮麗藍色,經拋光塗層處理,能帶出更強烈的歡慶效果。Boat Tail是勞斯萊斯首次採用手繪漸變色引擎蓋的車型,從引擎蓋到進氣格柵,由深藍慢慢漸變,頗具拒絕沉悶單調的訊息,也令車頭正面的整體觀感效果更顯剛勁沉穩。內裝皮革延續了引擎蓋的藍色漸變效果,前排座椅同為深藍色,視覺上凸顯Boat Tail對司機和乘客的高度重視,而後排座的用色則較淺。混入了柔和金屬光澤的皮革,令座椅高度和幾何形狀更為顯眼。同時受Boat Tail時鐘指針啓發,座椅縫線和圍邊則起用更搶眼的鮮藍色。至於車內的亮藍色科技纖維,一律以55度角織入,與內飾線條角度一致,仿如船隻於靜止水面航行時激起的尾流那樣。Boat Tail的儀錶板外型簡潔,致力於凸顯當代美學。由BOVET 1822專門為Boat Tail定製、獨一無二的時計,宛如一顆以潔白畫布烘托的明珠。Boat Tail手飾箱由人手以鋁金屬和皮革精心製造,內裡更預留了位置讓客人擺放喜愛的Mont Blanc古董鋼筆。車輛中控台上的掣鈕,以珠寶和鐘錶業常用的「機刻雕花」作裝飾。至於雙色調方向盤,同樣以客人喜愛的藍色為主調,觀感大方自然。實際上,鑽孔Caleidolengo飾板也有運用於內飾當中,飾板應用了炭灰色,以深度力量感去平衡淺藍色柔和氣氛。車廂下半部和內飾地板採用頗具懷舊色彩的木材質,同樣傾斜55度,與車身中軸線相互呼應,不論哪個角度觀看也顯得和諧一致。

 

Boat Tail的雙層雪櫃內,儲藏著客人最愛的名釀——Armand de Brignac香檳,其冷藏溫度可自由調節,其中的扣環更是為客人珍愛名釀的瓶身尺寸定造,造型優雅;經過拋光的邊飾光亮十足,其色調與瓶身相得益彰。香檳在高級餐飲世界中司空見慣,但Boat Tail的客人夫婦卻特別鐘情這頂級佳釀。其中丈夫回想當自己尚未起家時,家鄉有好友是侍酒師,是那位好友教曉自己體會不同名品香檳的風味。自此以後他一直熱愛美酒,如今更是世界上最見多識廣的Grand Gru稀有香檳收藏家之一。Boat Tail正是客人放懷展現對美酒的豐富知識和強烈熱愛的絕佳舞台,車上的雪櫃,可以保證香檳快速冷凍至6度,那是香檳的最佳享用溫度。該套件內還包括刻上Boat Tail字樣的銀質餐具,由巴黎高級品牌Christofle製造。除此以外,還配備有邊緣飾上白金的陶瓷餐碟。

 

這次合作,同時突破了BOVET 1882與勞斯萊斯以往從未涉足的領域——兩款精美的雙面式可翻轉鐘錶,一款為女士設計,一款則為男士而設,它們可戴於手腕上,也可嵌入Boat Tail的中控台面板上,作為汽車時鐘。為了對Amadeo錶面交替系統進行徹底的改動,勞斯萊斯和BOVET 1822共同花了三年時間去完成雙面錶盤設計,因為這是迄今為止最複雜的系統,而將陀飛輪時計放置在汽車的成果,也真實反映了BOVET 1882登峰造極的製錶技術。BOVET 1882公司總裁Pascal Raffy表示:「我為BOVET 1882團隊感到驕傲,他們與勞斯萊斯精英設計夥伴緊密合作,創造出了令人贊嘆的作品。這兩款鐘錶以至安裝系統都是完全獨特的,有別於Rolls Royce以前做過的任何產品。」這些非凡藝術品創作背後的故事,將於2021年6月8日通過新聞稿件進行公佈。屆時,這一鐘錶傑作的機械原理、珍奇所在、複雜工藝和專屬的微型雕刻,將會詳盡揭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