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
04th 6 月, 2018

由一張白紙塑造出無限可能,這是友人告訴我關於「Ecriture」的東方哲學,我們曾多番討論韓國著名藝術家朴栖甫的意念,無限重復的直線,是修心的修行之旅,由專注而進入無與及忘我的境界,如同莊子在齊物論所說「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道會訴說出天地穹蒼隱藏著的真理,語言及文字難以解釋的終極智慧,佛家所說的般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