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  有態度,火箭兔 Rocket Bunny 86
25 Jul, 2019    By Ball

有態度,火箭兔 Rocket Bunny 86

過去多期的改裝專輯都離不開 Widebody 的案例,雖然車種大多以日本車為主,也有少量歐洲經典跑車加入「寬體團」,令香港一個改裝法例比較嚴謹的城市,都有屬於自己的代表作,更有玩家曾經帶同愛車參加國際級車展及車聚。當中由朋友介紹之下認識到 Kason,也第一次向他詢問才得知他的 Widebody 86 原來遇過這麼多經歷。而所有寬體套件中,以 RWB 與 Liberty Walk 掀起的鉚釘式寬體套件最具話題性,也讓寬體改造在這幾年愈來愈熱門。不過擅長寬體改造的日本空力廠可不是只有上述兩家,Rocket Bunny 也是當中的佼佼者,而 Kason 多年來為他的 86 作第四階段改動,就是換上「火箭兔」Rocket Bunny 的 Widebody 套件。

Text: Mickey Loi   Photo: Mickey Loi;受訪者提供

Rocket Bunny 的作品大家在街上都見過,然而品牌的歷史卻很少被人了解。Rocket Bunny 誕生於日本京都郊外一間名為 TRA Kyoto 的改裝公司,創始人三浦慶為公司負責多種車型的 Custom Widebody Kit。而目前針對豐田 86 車型,Rocket Bunny 共有幾款套裝,而 Kason 本身就特別以 V1 及 V2 組合整套包圍。憑藉 V1 Widebody Kit,讓 Rocket Bunny 在改裝界人氣急升,於 2015 年日本東京展發布的 V2 Widebody Kit 首次面世,也獲得廣大車迷的熱烈歡迎。而說起 Rocket Bunny 的起源,其實跟另一日本 Widebody Kit 品牌 RWB 創辦人中井啟先生有幾分相似。他們都是因為自己的愛好而啟發,卻產生出意想不到的迴響,從而發展成一個舉足輕重的汽車空力部件品牌。三浦慶與中井先生的不同,是他鍾情於代表日本最輝煌時期的 80 年代日本跑車,但後來日本汽車企業轉型到家庭車,日本跑車聲名被歐洲車逐漸掩蓋。直到豐田 86 的出現,一下子又激起了三浦慶的創作靈感。對於創作理念,他認為性能及操控都是次要,首要目的是讓跑車看起來更有霸氣,更有性格。

Kason 在機緣巧合之下到訪東京改裝車展,當時展會上超過八成的展車都是關於86 的改裝,而當中 Rocket Bunny 86 V1 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於是在 2013 年 7 月左右他就由香港總代理皇冠車行買入一部 86。

直到 2015 年,香港第二度舉行 Step4Stance,Kason 在活動中認識到很多「有態度」的朋友,也由此開始了解到 Stance 文化的樂趣及改裝理念。(​相片提供: NDifferent)

問及香港改裝文化,他希望車友不要隨波逐流,應該要堅持自己的看法及理念。

對於以往多個階段所花的心機和時間,Kason 認為每一次能夠為愛車 DIY 組裝零件,就好像換了一部新車一樣。

經典四個時期的改動

Kason 擁有 86 已經有六年之多,當初揀選 86 的原因,要由 2012 年,也就是86 剛剛面世的時候說起。一開始他並沒有被 86 原裝的外貌所吸引,而當時自己剛有足夠的資金想購買一部棍波尾驅日本跑車,心目中一直指向日產的 Silvia S15,但無奈要在香港找到一部質素良好的 S15 是相當困難,二手市場上普遍都沒有太多選擇。機緣巧合之下,他到訪東京改裝車展,當時展會上超過八成的展車都是關於 86 的改裝,而當中 Rocket Bunny 86 V1 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於是在 2013 年 7 月左右他就由香港總代理皇冠車行買入一部 86。頭兩年 Kason 像一般改裝車友為車輛更換「胎鈴避震死氣喉」,認為原裝車加添細微改動已經是夠日常使用,也十分享受 86 所帶來的性能及操控。直到 2015 年,香港第二度舉行 Step4Stance,Kason 在活動中認識到很多「有態度」的朋友,也由此開始了解到 Stance 文化的樂趣及改裝理念,他決定在 2016 年進行第二階段的改裝 — 氣壓避震配合日本 KURL RACING 包圍及 SARD GT 尾翼。這個看似大型的變動,其實只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Kason 表示單單在日本已經有多達 15 套 Widebody Kit 提供給 86去安裝,每年也有數以百計的全新推出零件可供選擇,而 Rocket Bunny 的興起,令全世界在短短三年間已有過百部 86 進行「火箭兔」Widebody 改裝。所以在他計劃第三階段改裝的同時,也希望可以打造出一部與別不同的 Rocket Bunny 86。對於廠商的設計,Kason有一套特別的看法,也將分別是 V1 及 V2 的頭尾闊沙板組裝到原有的 KURL RACING 包圍上。由於兩者之間並不對位,在施工上有相當大的難度,Kason 首先透過朋友向三浦慶先生要求可以散件去購買不同版本的沙板,其後找過幾位師傅去安裝,但他們都不太願意去冒險,因為 Widebody 包圍很多時候未是「一割無回頭」的改裝,還要在另一套包圍上安裝其他品牌的 Widebody Kit,失誤的機率都會變大。幸好他最後說服了一位師傅朋友與他一起花了一整個月時間去量度、切割、對位、上色等等,而在沙板打釘的位置,Kason 也要求可以遮蓋得到,令兩件原本「大纜都扯唔埋」的零件看上去是一體化。至於第四階段,Kason 就向內籠及引擎入手,換上兩張托朋友由日本代購的 Recaro Sportster Limited White Edition 賽車椅,同時軚環及波棍頭都重新拉線,成就室內一體化,以及與藍色車身形成強烈對比。而在引擎方面,他換上 NA 車最強大的改裝 — SARD 4 Throttle Kit,確保每個缸都獲得相同的進氣量。

無限追求

Kason 表示,現階段改裝計劃看似已經飽和,但其實一直都有留意外國新聞,一有新套件推出,就會構思能否為 86 繼續添上另一種面貌。對於以往多個階段所花的心機和時間,Kason 認為每一次能夠為愛車 DIY 組裝零件,就好像換了一部新車一樣,就算今天已經擁有 86 多年,他仍然覺得就像昨天才買入,也希望不會放棄它。問及香港改裝文化,他希望車友不要隨波逐流,應該要堅持自己的看法及理念。每人都有一定有不同的改裝想法,也不能滿足到所有人的要求。即使得出來的結果只有你自己感覺良好,也不要因為別人的一句說話而立刻打退堂鼓,畢竟背後所花的心機、時間、金錢、血汗,只有你自己才最清楚。

頭兩年 Kason 像一般改裝車友為車輛更換「胎鈴避震死氣喉」,認為原裝車加添細微改動已經充夠日常使用,也十分享受 86 所帶來的性能及操控。

他在 2016 年進行第二階段的改裝 — 氣壓避震配合日本 KURL RACING 包圍及 SARD GT 尾翼。這個看似大型的變動,其實只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

Kason 首先透過朋友向三浦慶先生要求可以散件去購買不同版本的沙板,其後找過幾位師傅去安裝,但他們都不太願意去冒險,因為 Widebody 包圍很多時候未是「一割無回頭」的改裝,還要在另一套包圍上安裝其他品牌的 Widebody Kit,失誤的機率都會變大。

由於 Kason 是基於 KUHL RACING 的包圍上安裝 Rocket Bunny,他最後說服了一位師傅朋友與他一起花了一整個月時間去量度、切割、對位、上色等等,令兩件原本「大纜都扯唔埋」的零件看上去是一體化。

第四階段 Kason 就向內籠及引擎入手,換上兩張托朋友由日本代購的 Recaro Sportster Limited White Edition 賽車椅。

軚環及波棍頭都重新拉線,成就室內一體化,以及與藍色車身形成強烈對比。

現時裝於 Kason 愛驅 86 上的輪圈是 Avant Garde Wheels F142,頭 18 x 10J ET -27,尾 18 x 11J ET -47。

在引擎方面,他換上 NA 車最強大的改裝 — SARD 4 Throttle Kit,確保每個缸都獲得相同的進氣量。

車內也有 RWB 創辦人中井啟先生的親筆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