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Luczak 艾莉絲

30 Dec, 2015 By jonwong@email.scmedia.com.hk

Alexa(艾莉絲)是一個見識廣博的女生,年紀小小就已經周遊列國,更加在日本當上女藝人上雜誌,拍電視節目。最近她來了香港工作,我們當然捉住這機會找她來盡情訪談一番(順便影輯靚相)。

model ALEXA LUCZAK@CALCARRIES MODELS

art direction & styling KIERAN HO

hair JOYCE LO@WILLMAKEUP

makeup JESSY TSE@WILLMAKEUP

photo JACK LAW

text JON WONG

 

 

 

[embedyt]https://youtu.be/SMo7H_8ek-Y[/embedyt]

J=JmenPlus

A=Alexa

 

J:妳是波蘭和亞洲的混血兒,亞洲的血統是從何而來的?

A:那是從我爸爸那邊來的。我爸爸的其中一個祖先是亞洲人,不過是哪個祖先我就不知道了。這在我的家族是一個謎來的,我父親那邊個個都知道他,但卻沒人知道他是哪位(笑)。而他的亞洲血統很強,我們每一代都遺傳到,所以我也長得有點點像亞洲人。

 

J:哦,原來如此,真的,遺傳這東西實在很神奇,那麼妳的媽媽也是美女嗎?

A:(笑)我媽媽是一個很美的女人,她是金髮碧眼的那類波蘭人,身材曲線呈S形非常美,她和我爸爸在我小時候就分開了,即使她現在已經48歲,卻仍然美得有很多男士約會她,她也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也是我的最好朋友。

 

J:俗語有云:「女兒好不好,看媽就知道」,一看就知妳媽媽好到加零一!我都想有個咁好的媽媽呢!對了,妳懂得說多少個國家的語言?

A:我懂說流利的波蘭話和英語,並很努力地學習日語,日常談話用日文是無問題的。日語是我在日本生活時所學,我已經在日本住了四年,透過工作和生活學習,每樣都問:「這是甚麼來的?那是甚麼意思?」還好人們都肯教我日語。

 

J:像妳這樣可愛的女生,你由天光問到天黑我都答妳啦,要不要學廣東話?我絕對奉陪!是了,妳為甚麼會走了去日本生活的?

A:我15歲開始就在世界各地四處闖,第一個旅程其實是去香港的,我一來到就很喜歡這個地方了,而且也在香港住了一段日子。之後我去了洛杉磯,在那裡待了段日子後決定去日本,因為我很喜歡日本的生活,想過去發展一下,在日本一年變兩年,兩年變三年,三年變四年,就是這樣越住越久了。

 

J:妳是怎樣在日本由一個模特兒開始而成為藝人的呢?那邊的競爭應該很大吧?

A:是呀,在日本的而且確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我一開始跟其他人都一樣,拍攝商品目錄冊,和做些本地的拍攝工作,逐本雜誌替他們當模特兒,之後我拍了一套戲,不過現在還在製作中,仲未上畫,上年我則開始上電視節目了,電視台的人可能覺得我講日文時很趣怪吧,經過一年之後,我想多去不同的地方工作,所以就暫時離開一下,不過我是想多做電視這方面的工作,日本的電視節目是很有趣的,跟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樣。

 

J:是呢,我們都很喜歡看日本的電視節目,他們的想法有時真係估你唔到,妳在日本做電視節目的時候的體驗是怎樣的呢?

A:是很瘋狂的體驗來的,很多時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去作準備,因為製作人員時常都會無端端嚇大家一跳,比方說他們有些頭盔是讓大家互相撞大家的頭,他們叫我做的時候就覺得我很有趣,因為我總是很大力的去撞,其實他們是想我很可愛地去撞就算。還有一次就是有一隊男子組合在演出,台下的粉絲都在圍著偶像,突然有些專門搞笑的女生跑進來撞倒那些粉絲,再衝上台追他們,搞到個個都雞飛狗走。

 

J:日本的電視節目實在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A:是呢,就好像在看第二個星球的節目一樣。

 

J:不過日本人出名製作嚴謹,在鏡頭以外他們的水準和要求應該很高吧?

A:是的,你要學習社會上待人接物的禮儀和規則,當你花了些時間去學習之後,其實那是一件好事來的,因為這會讓你覺得安心很多,你會知道他們對自己的期望是甚麼,還有就是自己應該怎樣做才達標。

J:那妳在日本有人教妳這些事情嗎?

A:很多時都有的,我在日本有一個經理人會幫我,不過當我只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事情就會變得很有趣了,不過通常好事都會發生的。

 

J:人靚就梗係好運自然來啦!妳覺得日本的市場喜歡妳「鬼鬼地」的外表嗎?

A:是的,我覺得日本跟香港一樣,都是一個很開放的市場,很歡迎不同面孔的人。在我老家波蘭都一樣,我們有一個很出名的喜劇演員,他是一個蒙古人,說得一口流利的波蘭話。在歐洲,我們都喜歡亞洲人,我們喜歡不同種族和不同國家的人,因為不同國家的事物都很有趣,我們都很喜歡看。

 

J:那妳在日本工作的時候有沒有甚麼難忘的事?

A:實在是太多了,我會遇到很多不同的人,我有很多朋友都很妒忌我的工作,因為我可以跟G-Dragon等等的巨星見面,我覺得這是工作中最有趣的地方之一。不過更有趣的是,因為我初來報到,不知道一些巨星們原來是很出名的,比方說,我有次遇到一位傳奇的相撲手,朝青龍明德(第一個成為橫綱的蒙古相撲選手),我們見面時他向我介紹自己,因為我不懂相撲,當時還未知到他的背景,他就很驚奇,「你竟然唔識我?」不過那也是一件好事來的,要是我知道他是誰的話我就一定會很緊張的了。

 

J:妳去過這麼多國家,最喜歡哪個地方?

A:我不是想專登去討好你們,我最喜歡的地方是香港(笑)。我真是很喜歡香港的,因為這是我第一個出門的目的地,這個地方又一直都待我很好。還有就是日本,另外我又喜歡紐約,我在那裡待了一年多,這三個地方都是我最喜愛的頭三甲。

 

J:真識貨,香港的確是一個好地方。對了,妳現在想多做其他的事,到底想做甚麼呢?

A:Magazines!我想登上多些雜誌!還有就是我想再學好些日文,那我就可以拍日劇和電影。這些都是我想專心做好的事。除此之外,我還想上一些演技課程。

 

J:想上雜誌,那妳今天就來對地方了,我們HIM雜誌出名將美女,像妳,拍得更加靚,而且字亦寫得多,喜歡看文字和看美女的讀者都能兼顧得到,銷量更是跑贏其他對手一大截,實在是沒理由在這裡見不到妳!話說回來,我們見到在日本電視節目的妳在說日文的時候,實在是「卡嘩依」到不得了,是不是當妳一說日文的時候就這麼可愛?

A:(笑)嘩,這真的很難回答呢!我想當在說日文,和日本人在一起時,他們的文化會影響到我一點。我覺得我在日本的時候會變得樂天一點和乖巧一點,因為當我在波蘭的時候,我會比較多嘴一點和相對沒那麼有禮貌,不過在日本時,跟身邊的人相處起來,就讓我變得乖巧起來了。

J:有亞洲血統,會否讓妳的工作更容易?

A:會的,這讓我在人群中更能突顯出來。波蘭大部分的女生都是金髮碧眼,當其他人見到我的時候總會覺得我有點不同,問我是哪裡人。不過現在這個年代也有很多混血兒了,所以這優勢又好像變小了。會有人問我媽媽到底我是不是領養回來的(笑)!他們又會用波蘭話問我懂不懂說他們的語言,我當然懂啦!不過小時候也有試過被其他小朋友欺負的。不過總的而言,都是好處居多。

 

 

J:妳在不同的廣告中,形象和外表都百變,有時像個亞洲人,又時又像個外國人,到底真正的Alexa是一個怎樣的人?

A:我沒有化妝的時候嗎?很難看的(大笑)!像一隻吸血鬼,好大個黑眼圈,哈哈!

 

J:咪講笑啦,才不是呢!我剛才在化妝間偷睇妳化妝,根本就是個大美人!

A:我想我看起來會像亞洲人,我明白亞洲的文化,可以很容易就適應,不過在我心底裡,我永遠是個波蘭人。

 

J:妳平時的生活是怎樣的?

A:我平時都在日本生活,不過因工作關係會四處飛,好像最近來香港工作,就在香港了,有時我又會飛到泰國工作,而我媽媽在芝加哥生活,所以我有時也會飛過去找她。最近我幫日本雜誌拍攝就飛到夏威夷去了,不過雖然時常要四處飛,我倒想去一些好像摩洛哥、馬達加斯加等這樣有異國風情的地方去,那些都不是一些熱門的地方,但很有趣,是不是?

 

J:同妳一齊去應該仲有趣。話時話,妳人咁靚女,在日本更是藝人,應該去到邊都有很多男生在追隨妳是吧?

A:(笑)有時啦,哈哈!你這個問題,想我怎樣答你?說我很受歡迎,去到邊都好多男生追求我是嗎(面紅)?

 

J:哈哈,說笑罷了,不要怕醜啦,那妳看得上眼的男生,都是怎樣的?

A:我喜歡的男生嘛...首先要夠風趣,思想正面和夠氣量,對我好不會欺騙我。另外我喜歡有智慧的男生,他會用他的知識來在心理上支持我。而我一定不喜歡的男生呢,就是那些衰男人。我亦不甚喜歡太靚仔的男生,很多時候他們因為知道自己靚仔,所以行為上似足那些衰男人。我想我喜歡普通一些的男生吧,因為我是一個在普通家庭長大的女生,小時候從沒被看成是一個靚女,是一個沒有男生追的普通的女生。我喜歡那些有禮貌的男生,例如對老人家好的那種,我覺得對老人家尊重是很重要的。

 

J:知道,真巧,我每個星期日都會去老人院做義工派米的!係呢,話時話,妳放假不用工作的時候,喜歡做甚麼?

A:我時常都會去行山,最近幾個月我都跟朋友們在東京行山,而在香港也有行,另外我會讀很多書,而我是很喜歡乘電車的,只要我有時間我就會乘電車在香港島四圍去,無論天氣多熱,人幾多都好,我就是喜歡乘電車。另外我很喜歡學習不同的事物,尤其是語言。我來了香港只幾個星期,都在不斷學習廣東話,我覺得這是認識文化的最好方法。另外我也很喜歡吃本地的東西,我很喜歡吃街邊小店的小食,能認識到街上不同的人和文化,而最喜歡吃就是燒賣。

 

J:真巧,我也很喜歡吃燒賣的,看來我們有很多共通點!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