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胎點樣試?

2 Aug, 2017 By vincentcheung@scmedia.com.hk

高性能街車用輪胎強調高速行車的循跡性能,輪胎廠一般會安排一連串的賽道駕駛環節來展示輪胎的高速走行性能,至於一般房車用的輪胎,多強調濕路循跡性、耐用性及燃油效率的提升,這類定位較大眾化的輪胎,廠方又會用甚麼方法作示範?示範方式又有沒有破綻呢?我們最近去了曼谷以北的 Bridgestone 試胎場,看看胎廠如何試全新的 ECOPIA EP300 濕路胎。

Text: Benny Tsang   Photo: Benny Tsang & Bridgestone

總部位於東京的 Bridgestone (官方中譯名為「普利司通」,香港車迷慣稱「石橋」,所以本文會以從小聽到大的「石橋」稱之),為更準確掌握亞太區市場的產品生產與銷售,於新加坡設立了亞太區總部,今年逐步取代 ECOPIA EP200 的全新濕路胎 EP300,便是由日本總部因應區內市場需要而進行研發,並在區內的石橋廠房生產。

可以說,EP300 是專門針對亞太區高溫、多雨氣候而設計的輪胎,三大主力賣點包括安全穩妥的濕路性能、耐用及減少油耗,提供 15 至 18 吋直徑合共 32 種尺碼,絕大多數尺碼均在泰國製造,亦有部分尺碼於越南或印尼廠房生產,香港行貨已於今年 7 月應市。

NanoPro-Tech 提升濕路性能

無論是高性能的街車輪胎還是 EP300 這類較大眾化的胎種,能影響循跡性能、耐用性及節能表現的因素都是大同小異,負責輪胎開發的工程師都會從輪胎物料及胎紋設計兩大方面入手,以石橋 EP300 為例,焦點技術是採用了 NanoPro-Tech 科技,以納米技術改善輪胎中的矽 (Silica) 聚合物,使新的聚合物有更高的分散效果,達到增加接觸面積及減少能量流失的作用,這特性是從微觀層面改善輪胎在濕地上的循跡力,並減少輪胎的滾動阻力。

新胎紋功能更全面

在較「宏觀」的層面上,胎紋的設計亦會對輪胎的乾、濕路循跡性能及耐用程度帶來關鍵影響,EP300 直徑 15 吋至大部分 17 吋尺碼的胎面都有 3 條排水深坑,18 吋型號及部分 17 吋尺碼則有 4 條排水深坑,跟上一代 EP200 相比,EP300 胎紋的最大特色,就是主要坑紋之間的胎面採用較均稱的形狀設計,使該部分所受壓力變得平均,對減少滾動阻力、加強濕路循跡性及增加耐用性都有幫助,此外,在胎面的內外兩側,EP300 都有兩行較粗的斜角橫紋,這設計可減少輪胎受力時變形的幅度,對制動有更好的發揮,這些斜角橫紋亦有相當深度,當輪胎磨蝕幅度達 80% 以上時,上代 EP200 僅餘下三條排水坑發揮基本效用,EP300 內外兩側的紋理仍可提供一定的循跡作用,從而達到延長輪胎的使用壽命。


測試 1:滾動阻力

滾動阻力與貼路性能兩個輪胎術語經常令人混淆,部分人覺得滾動阻力低的輪胎「咪好跣」?這兩件事完全是沒有關的,我們常說的輪胎貼路性能,是指輪胎是否「咬地」,又或者 grip 好不好,技術上,這是指輪胎對抗車子橫向加速的能力是否夠強;而滾動阻力 (Rolling Resistance),是指車輪向前或向後滾動時,輪胎表面與路面之間所產生的阻力有多大,雖然滾動阻力與貼路性能都受輪胎物料及胎紋設計所影響,但兩種阻力的性質卻是完全不同。

石橋以同一款豐田 Camry 分別裝上 EP300、EP200 及另一款同級對手的輪胎進行比較示範,三部車同時起步,開至 50km/h 時,在同一地點一同以空波滑行,讓車子在沒有動力下自然溜動,直至完全停止,滾動阻力越小的輪胎,行得越遠。

結果,當然是裝上 EP300 的 Camry 溜得最遠,大幅拋離另外兩部 Camry 多個車位,第二位沒可能是對家品牌吧!當然是上一代舊型號 EP200 的表現還比對手好了。

以「陰謀論」看這類測試,可「出術」(或應該說可產生誤差) 而導致測試結果未必反映真實情況的可能性有很多,即使假設各車負重相同、輪胎氣壓相同及路面情況都百分百一樣,單是三部車由三個人駕駛,如何保證三部車的速度及開始空波滑行的位置都是絕對相同?速度相差 0.5km/h 或遲了 0.2 秒開始空波滑行,誤差已可以很大呀!

廠方內部測試數據顯示,以油缸容量 70 升的 Camry 2.0 計,EP300 單是滾動阻力的改良,一缸油已可比用 EP200 的 Camry 多走 11 公里路,這個測試數據有既定模式由儀器測度出來,比「血肉之軀」操作的示範更少誤差,而且更科學化,是有用的參考數據。

測試 2:濕地重 brake

專科濕地性能的輪胎,濕地急煞能力自然是賣點之一, 為了示範 EP300 的急煞性能表現,石橋也用了三部分別裝了 EP300、EP200 及同級對手的輪胎進行測試,先把用作測試的 Camry 在一個有 2mm 積水的路段加速至 80km/h,均速通過一組橙色「雪糕筒」時,即全力急煞至完全停下來,分別記錄了各部車的停車位置,再比較煞車距離,距離最短的,制動效能最好,結果,當然也是 EP300 勝出了。

這個測試,你當然又可用「陰謀論」質疑三部車的制動系統組件狀態、胎壓及負重是不是一樣,我們以往也有為每部抵港新車測試 70-0km/h 的急煞距離,知道這類測試的最大誤差來自踩 brake 的動作有多狠,隨時有 1 至 2 米的誤差,但在數十位傳媒「睇到實」的情況下,照計負責駕車示範的測試員也不夠膽技術性造假,萬一 EP300 的煞車距離長過其他,實在難以交代!

測試 3:水地狂劈

帶著半信半疑的想法來到第三個環節,連天公也認為要給予這套濕路胎更大的考驗,雷電交加,雨勢是黃紅黑雨的總和,本來是乾、濕地試跑變成全水地考驗,負責示範的試車手都是「水地王」,全程以 TRC OFF 設定來喪劈前輪驅動的 Camry 2.0,先後在半徑 50 米的 SKID PAD 及長 900m 的試車跑道上狂轟,SKID PAD 好比在中至快速彎上考驗輪胎的循跡性能,而 900m 長的跑道以 2 波慢速彎為主,直路可用至 4 波,無論直路尾收慢拖波入彎或在 2 波彎俾大油出彎,

都不覺得已關上牽引力控制系統的 Camry 有任何推頭,SKID PAD 上以更高速考驗,一樣有極佳的貼路性能。頭兩個測試我可以當「廣告」睇,但這個水地喪劈環節卻是無花無假。體驗過後在場內見到同成的余老闆,我笑說:「原來 Camry 跑水地咁勁,返香港都要買番部至得!」





[embedyt]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hxlKac8O-0[/embedyt]

Related POSTS